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Jiedion 最新资讯 查看内容

Vitalik趣谈:以太坊 3.0、Libra、央行数字货币、零知识证明

2019-10-2 23:28| 发布者: 青藤世界| 查看: 39| 评论: 0|原作者: Unitimes |来自: 金色财经

摘要: 原文标题:《独家对话 Vitalik:Eth2.0 带来的不仅是可扩展性的提升》采访:Unitimes编辑:Jhonny近日,Unitimes 采访了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聊了聊以太坊领域的最新进展,也聊了聊以太坊之外的事情。这位 ...

原文标题:《独家对话 Vitalik:Eth2.0 带来的不仅是可扩展性的提升》
采访:Unitimes
编辑:Jhonny

yBpfP56vz1x7Cn1tAnbAZmL6LtDcdyebHyFSGfSq.png

近日,Unitimes 采访了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聊了聊以太坊领域的最新进展,也聊了聊以太坊之外的事情。

这位被中国的以太坊爱好者们奉为“V 神”的大男孩,不管是在台上传递出的自信与博学,还是在台下表现出的乐观与谦和,都能给人深刻的印象,引起人们似乎总是无法得到满足的好奇心。

技术上,他对密码学、计算机科学、数学、区块链技术等深谙于心;生活中,他以诚待人,传递着正确的价值观和人文关怀。这是此次采访给小编带来的感受。

带着 Unitimes 社区成员的问题,我们开始了本次的采访。

Unitimes:当前以太坊生态中,最让你感到兴奋的是什么?

Vitalik:在过去几个月中,以太坊生态中已经取得了很多的进展。比如零知识证明 (zero-knowledge proofs),相关的技术发展迅速,一些基于零知识证明技术的应用也在开发中。

以太坊 2.0 的开发工作也取得了非常快速的进展,以太坊 2.0 公共测试网也很快就会推出;在其他的可扩展性技术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改进,有很多的应用也被搭建出来。总的来说,有很多很棒的事情已经或正在发生。

Unitimes:当前的 Eth2.0 最新进展是怎样的?

Vitalik:9 月初,以太坊 2.0 的 7 个客户端开发团队在多伦多汇聚一堂,他们实现了这 7 个客户端的相互交流,使这些客户端能够相互接受对方的区块,实现了互操作性。

当前在多客户端公共测试网推出之前,我们仅剩一些对等网络协议 (peer to peer networking protocols) 方面的工作。以太坊 2.0 的首要工作,也即权益证明机制 (Casper FFG),很快就可以启动了。

Unitimes:当前已经有一些项目启动了权益证明 (PoS) 机制,比如 Cosmos 和 Livepeer 等等,随之而来的是一些代替用户参与 staking (质押) 的 Staking pools (质押池) 和 Staking 即服务平台的出现,这些基础设施提供 staking 的托管服务。你是如何看待 Eth2.0 启动之后可能出现的 Staking pools?这对于 Eth2.0 的验证是否会带来影响?

Vitalik:当然肯定会有人创建 Staking pools,因为有很多人想要参与到 Staking 中来,但可能由于他们要么持有的 ETH 数量不足 32 枚 (备注:参与以太坊 2.0 staking 的用户需要至少质押 32 ETH),以致无法自己运行验证者客户端,要么他们没有能力来自己运行节点并保持节点处于在线状态。因此 Staking pools 的存在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但 Staking pools 带来的主要担忧是,它们可能会使得 staking 市场过于中心化。但我们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努力,降低这一问题出现的可能性。比如,协议的一些特征会使得运行小型的或者由多方运营的 Staking pools 更加安全和简便,使得参与者无需信任任何单一运营方 (从而降低中心化的风险)。

Unitimes:你之前曾表示担心信标链启动之后,没有足够的验证者参与到 staking 中来。你为何会有这方面的担忧?

Vitalik:我认为,人们一开始参与到以太坊 2.0 staking 中来时,肯定会有所担忧的,因为这是一个未 (在正式网络中) 测试的协议和网络,而且起初参与者是无法将 ETH 从信标链中转回到当前的以太坊旧链中。

因此,我预计一开始 staking 的参与率会比预期的更低,但这没有太大关系,而且我觉得在协议准备好之前,一开始没必要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因此让一部分用户先参与进来测试一下新的协议,这样反而更好,之后再在此基础上增加参与率。

Unitimes:Eth2.0 将会实现 Sharding (分片) 作为可扩展性解决方案,那 Sharding 将如何保证网络的安全?

Vitalik:普通的区块链与采用 Sharding 方式的区块链的主要区别在于,在普通的区块链网络中,所有的节点都需要验证每一个区块;而在采用分片的区块链中,无需让所有节点都验证每一个区块,而是随机地选择一些节点来验证每个区块。

由于选择的方式是随机的,因此攻击者无法对某个特定的分片链发起攻击:从统计学角度来看,如果攻击者质押的 ETH 代币少于网络中质押的 ETH 总数的 1/3 (也就是说,攻击者控制的节点数少于网络总节点数的 1/3),那该攻击者成功地对某个分片链发起攻击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这是第一道防御。

第二道防御是,如果网络中存在无效区块,协议中存在一些机制,比如欺诈证明 (fraud proofs) 和数据有效性检查 (data validity checking),以及其他一些我们正在研究的技术,用于检测出无效的区块。因此,如果网络中出现无效区块,证明该区块无效的证明 (proof) 将广播至整个网络,这样网络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该区块是无效的了。

Unitimes:除了扩展性和去中心化的提升,Eth2.0 还将有哪些重大的改进?

Vitalik:Casper FFG 机制的采用就是很重大的方面。通过 Casper FFG,以太坊 2.0 网络的协议将变得更加高效,消耗更少的电力能源,且 ETH 代币的增发率也将更低。同时,我们使用了很多方法来简化以太坊 2.0 的协议,使其更具效率,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我们将会使用 eWASM 来代替当前的以太坊虚拟机 (EVM)。

[Unitimes 注:当前的以太坊网络使用的以太坊虚拟机 (EVM),本质上是以太坊的底层结构,负责运行以太坊网络中的所有智能合约,并确保了以下信息的准确性:账户信息 (如账户余额)、当前的 Gas 价格、地址和区块信息等。

由于 EVM 负责以太坊网络上的许多重要功能,所以它运行操作和处理交易的速度会影响整个网络的总体速度和性能。同样,EVM 执行代码的效率直接影响到网络的效率。

近年来,以太坊网络工作量的增加导致 EVM 本身成为瓶颈,降低网络的吞吐量并增加交易时间。效率问题的以太坊 2.0 计划使用 eWASM (即 Ethereum WebAssembly) 代替 EVM 的主要原因之一。]

Unitimes:你之前表示,Eth2.0 中的 Gas 费将会下降 100 多倍,请问这是如何实现的?

Vitalik:这是供需关系带来的结果。因为 Sharding 将大幅提升以太坊网络的可扩展性,因此对区块空间 (block space) 的竞争将会减少。

由于应用对区块空间的竞争降低了,交易费也就相应地降低了。当然,未来依旧可能出现由于 (网络) 使用的增加而使得交易费再次上升,但那时以太坊网络将已经非常成功了。

Unitimes:对于即将到来的伊斯坦布尔升级,你最期待的是什么?

Vitalik:我认为最重要的改变就是 Gas 成本的变化,其中最主要的变化就是交易的数据成本将会从 68 Gas 每字节下降到 16 Gas 每字节。

数据成本之所以能够下降,是因为我们做了很多测试和试验,发现区块链的数据大小对于区块链出现分叉的概率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也不会太影响区块链本身的可扩展性。而对区块空间的竞争会导致区块链网络更加不稳定。

基本上,当前的数据成本过高,区块空间的竞争尤其是磁盘输入 / 输出 (Disk I/O) 的竞争过大。因此,交易的数据成本将从 68 Gas 每字节下降到 16 Gas 每字节。

同时,这也意味着,借助诸如 Rollup 等可扩展性技术,在伊斯坦布尔升级之后,将进一步提升以太坊网络每秒能处理的交易量 (TPS),从 700TPS 提升到大约 3,000TPS。

除此之外,运行椭圆曲线加密算法等的 Gas 成本也将减少大约 2-3 倍,这将使隐私保护应用的成本更底。

Unitimes:你如何看待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和 Libra 稳定币?

Vitalik:总的来说,我觉得央行数字货币 (CBDC) 很有趣,但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来实现。其中主要的挑战是,很多相关项目想要同时实现很多的目标,我个人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说服全球的政府允许让更多不同类型的企业直接在央行存款。

当前,在很多国家,只有银行被允许在央行进行存款,其他人则必须在银行中进行存款。因此,如果政府允许诸如支付服务处理商或任何持有金融服务许可证的企业直接在央行进行存款,并在此基础上创建金融业务,那么私营部门就可以推出更加值得信赖的稳定币,让更多不同的法币上链,甚至也可以在区块链之外的其他平台上使用。

政府唯一要做的就是相关法规的变更,其他的事情就可以交由社区来推动。这不会导致当前的法币被 (加密货币) 代替,并且能以更加高效和便捷的方式扩大国家法币的使用范围,

Libra 也挺有趣的。很多的科技公司想要以某种方式进入金融领域,原因有两个:其一是,人们看到诸如微信 (WeChat) 等公司在金融领域非常成功;其二是,当前很多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是收集数据。

大约 10 年前,收集数据是非常简单的,而且也不会面临什么问题,但现在人们越来越关注数据隐私了,监管机构也是如此,很多新的法规,比如 GDPR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 等,都已近出台了。因此,收集数据并将数据出售出去的商业模式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因此,这些科技攻击正寻求其他的商业模式。

我觉得 Facebook 计划推出 Libra 的部分原因是,如果 Faceook 以中心化的方式来推出 Libra,从监管的角度来说,这将会非常困难,基本不太可能会被其计划的 150 个国家接受。尤其是在美国等地区的用户在很多方面对 Facebook 表示不满,很多人并不信任 Facebook。因此,对于 Facebook 来说,与很多其他公司合作推出 Libra 将使其会更加容易被人接受,因为人们会觉得 Facebook 对 Libra 并没有太大的控制,还有其他公司参与其中。

但 Facebook 的这种策略尚没有成功,因为不管是大众还是政府,当他们讨论 Libra 时都是将之与 Facebook 捆绑在一起。而且截至目前,其他的 Libra 协会成员都还没有支付那 1,000 万美元的费用,这也显示了当前其他成员企业并没有像 Facebook 那样参与其中。

Unitimes:你在近日的深大会议期间表示,公链和联盟链可以他通过某种方式相结合,你能具体说明一下吗?

Vitalik:一些人关注联盟链的原因在于,他们认为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间需要进行折衷:他们喜欢去中心化,因为去中心化意味着更加开放和更易于实现信任,不受到任何单一中心机构的控制;但他们同时也需要中心化,不管是为了实现技术上的可扩展性,还是符合监管合规性等等。

我同意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间进行折衷是件好事,但我并不认为联盟链是实现这一折衷的最佳方式。比如,另一种实现这一折衷的方式就是 Plasma 链。举个例子,在加密货币领域有很多交易所,且交易所经常被黑客攻击并损失比如 2 亿美元的资金,而且我们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很多人认为这一问题需要得到解决。而解决这一问题的一个方式就是减少中心化。以色列有一个名为 StarkWare 的区块链公司,该公司正在使用 STARKs,这是一种零知识证明技术。

StarkWar 正在与 Coinbase 交易所进行合作,目标是将该中心化交易所托管的加密货币转移到智能合约中,并将交易转移至链下,因此交易依然发生在一个中心化的系统中 (用于保证交易速度和隐私等),但所有的操作都会被提交到以太坊上,并使用 STARKs 进行验证。

通过这种设计,尽管 Coinbase 负责运营该交易所,但 Coinbase 无法窃取用户的资金。这也是一种对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折衷方式,但折衷的方式与联盟链不同。我觉得对于很多应用来说,这种设计将会更加成功。

Unitimes:你如何看待现在有很多人把加密货币看成一种不靠谱的东西?甚至把区块链看成一种不靠谱的技术?

Vitalik:在区块链领域中,确实存在很多不值得信赖和不可靠的事情,而且这是一个尚处于初期阶段的领域,会有很多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导致这一问题出现的原因是,其一这是一个很新兴的领域,人们不清楚哪些事情会成功,哪些不会成功;其二是很多人在没有什么经验的情况下就进入了这一领域,他们不清楚谁值得信任,谁不值得信任。

但我认为这种情况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得到改善。实际上这一问题已经有所改善了。比如智能合约等技术的发展使得人们可以无需信任中心化的机构 (比如交易所);ICO 的模式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机制来实现,比如开发者团队不会一开始就筹到所有的资金,而是随着时间地推移来获得资金,这样对于投资者来说风险就更小了。

同时,这一领域的监管也提升了,政府也会参与追踪违法者。此外,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社区在这一领域中的文化传递方面也起到了作用,比如在设定有关优质 / 劣质项目的预期方面。以太坊社区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但仍需要进一步努力。

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方面的问题将会逐渐改善,但这一问题并不能改变的一个事实就是,当前有很多社区在使用区块链从事非常棒的、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并且已经给人们带来了很多的价值。

Unitimes:相信你已经到访中国多次了,那你最喜欢中国的什么美食呢?

Vitalik:韭菜包子,哈哈 ...

Unitimes:如果有一天,以太坊可以自治稳定运行,你会选择再做点什么?

Vitalik:我不太确定,我认为当前以太坊生态中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比如在以太坊平台,在以太坊 2.0 实现之后,还有其他的升级要完成,比如 Casper CBC,且在之后的以太坊 3.0 阶段,我们想要实现零知识证明,从而使协议更加安全。同时还有其他方面的事情要完成,比如公共项目的资助、去中心化的治理、区块链应用的经济激励机制等等。

如果以太坊领域的工作没那么多了,我可能更加将专注于撰写博客,重新回去当个作家,撰写更多教育类的文章,诸如此类。

Unitimes:据说你非常关心非洲,也多次捐赠,促使你捐赠的原因是什么?

Vitalik:我觉得非洲是一个依旧存在很多问题的地方,也存在很多的机遇。当前非洲大约有着 10 亿人口,但人们预计到本世纪末,非洲的人口数量将达到 50 亿,甚至比亚洲人口都多。

当前非洲一些经济正开始快速发展,但同时很多地方非常穷,有很多方式可以向这些地方提供帮助,而且使用较低的成本就可以帮助他们。比如,人们进行了统计,如果你选择向对抗疟疾 (malaria) 的慈善机构进行捐赠,你只需要捐赠大约 4,000 美元就可以挽救一条生命。

最新评论